旅。夜書懷

人生とは旅であり、旅とは人生である

火車路空


2016.5.7之寫真〈火車路空〉縱貫線 台中

    最近路過台中,才發現火車確實跑到頭頂上了。
    去年大概這個時候,我也曾跑一趟台中,參加人生最後一次教甄。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,輕鬆地逛逛考場台中高農的校園,然後順便記錄即將消失的鐵道風景。
    日治時代規劃的台中市區,其實已有台灣第一條高架鐵道。當時火車滑過鋼梁的轟隆巨響,或許招來的不是民怨,還被當成潮到不行的御洒落風情吧──至少也起了「火車路空」這樣貼切的地名。1918年落成的這座老陸橋,後來不斷地出現在日治時期的明信片裏。
    跟去年的最後一場教甄一樣,本來認為還有機會來台中記錄一番的我,不知不覺就錯過了。好在後起的台中沒有像台北一樣,這座城市決定保留市區的鐵道紋理,期待後來的變化囉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13.12.21﹝東北、行くぜ!(六)﹞角館武家、田澤湖畔的旅人宿


旅人宿「風と石ころ」的看板。
        
怎麼晃,秋田好像都靜靜的。翌朝散步到居酒屋林立的川反通一帶,理所當然一片靜謐;只是自此再走往車站,除了市場以外氣氛就是一片冷凝。

秋田市區的煉瓦建築。

又在用秋田美人打廣告了。

  秋田新幹線因與奧羽本線共軌,線路上可見迷你版的新幹線在雪國間穿梭,劃過一片雪白的過疏地帶。我們要前往的角館或許因此逃過戰禍,迄今仍保留大片木造武家屋敷,行走其間時空彷彿靜止,可以清楚地感受溶雪自屋簷的滑落。

秋田新幹線。因為是用在來線直接拓寬軌距行駛的,車型不若一般的新幹線大。

秋田內陸線,似乎是有趣的私鐵。

  早已忘了那些武家各自的特色了,當初也沒有聽太多的解說,只是信步感受歲月在屋角的駐足。寒冷裏木造地板走起來嗄吱作響,儘管腳底份外清冽,但數百年來的歷史就這樣踩在底下,不禁躡起腳來。




角館武家屋敷。日本人老街造景就是用心,連看板都復古了。


建築很別緻的角館平福記念美術館。

角館的老醬油釀造廠。

  冬日的東北黑夜來得很快,離開角館到田澤湖車站時不過四點多,天色己昏沉沉。這晚的住宿點需再從田澤湖搭巴士前往,即使時間都算得好好的,但下車地點看來是一片雪原,不禁擔心能否安全抵達。

田澤湖車站。

  不過,還好當初堅持找便宜住宿,在網路上發現這家名為「風と石ころ」的「旅人宿」。打電話詢問時,老闆很訝異有外國人探詢,且表示也有一段時間沒接待客人了。還好在民宿所在地「中高野」巴士站下車時有看到樸素的招牌,我們才能在昏暗的雪原中抵達住宿點。

  為迎接我們在嚴寒歲末中前來,民宿主人己準備好秋田名物きりたんぼ鍋,且開車帶我們到附近的溫泉洗澡。這其實就是一棟普通的民宅,只是老闆年輕時酷愛旅行,便與理念相同的人開設所謂的「旅人宿」,提供低價、偏遠,又富人情味的住宿需求。老闆年輕時大概是日本流行「貧乏旅行」的時代吧,他懷念那尚未受「全球化」浪潮侵襲的時代,走訪各個都道府縣就是不同的風情,而不會感覺還像在東京。對於那看似拉近與東京距離的秋田新幹線,老闆直言:「我們不會常去東京啊,新幹線開進來反而讓電車的班次變少,生活更不方便了。」

在很鄉下的地方下車。

好多旅人宿啊,多集中在北海道與沖繩一帶。

燒茶水中。

きりたんぼ鍋。

旅人宿協會的會刊。

  不得不說和老闆聊得很投機,我想會有許多旅人贊同他們的理念的。就寢前,民宿幫我們準備好了「湯湯婆」──就是一種類似熱水袋的取暖器具囉。抱著湯湯婆睡,是夜過得很東北。

湯湯婆。


2013.12.20﹝東北、行くぜ!(五)﹞秋田美人縣


連吃個麵都可以看到以秋田美人為主題的旅遊推廣海報。

        列車開到秋田時,已是黃昏時刻。幾天來的東北行沒遇著下雪,此時倒是遇到日本海的淒風苦雨。正值下班時間的秋田站前車水馬龍,行人在流淌著雪水的人行道撐傘穿梭,出站後只見偌大的廣場與道路,不見縣城的繁華。

在銀白中前往秋田。

秋田著名的生鬼,不過男鹿半島沒在我的行程安排中。

「好花轉瞬即飄零,只恨空空渡此生。傷心紅淚何所以?連綿細雨不能晴。」這首描述戀情未果的和歌,道盡了秋田的天空。多雨豪雪的秋田似乎以出美人為傲。平安時代的女和歌歌人小野小町,據說就是秋田出身的絕世美女。事實上幾天在東北的觀察,這裏的女孩確實美,而且比起東京女孩樸實地多,感覺有種堅毅與自然。畢竟也是崇尚雪白皮膚的國度,秋田的氣候、食物似乎讓這裏的女生雪膚花貌,不過到底秋田美女是不是東北之最我倒是沒仔細比較,此刻己經快餓昏了。

很有名的秋田美術館,可惜沒時間去。

到時天色己暗,就拍個到此一遊吧。

訂的日式小旅館離車站有段距離,但一路上竟然沒什麼食堂,這時就後悔為了品嘗當地料理,沒有直接訂旅館的晚餐。必須說秋田站前真的沒什麼吃的,請各位來秋田前先調查一下才不會餓昏頭。


好不容易找到的拉麵店。

2017.4.16﹝雲林‧二崙﹞湳仔村


身材最好的社區營造(無誤)

    老弟的新居在雲林高鐵站附近,雖說如此,除了重劃地之外便是農村了。隨意兜風,老弟突然想到我愛看火車,便在一處叫湳仔的地方停下來。

湳仔段糖鐵現況。


農村的記憶值得一再回味。

南國的櫻花。

    湳仔這地名有點菜市仔,村子很小,不過從前有糖鐵經過。雖然火車不再轉來,整個社區營造倒是以糖鐵作為主題,村長還題文說「期盼火車能再度啟航歸來」,真是看得我這個鐵道迷十分感動哩。

    社區營造也十分有鄉土味,當然也顯得有些粗糙;不過環境維持得很乾淨,還放了台手台車讓軌道「保持運轉」,算是盡很大可能保留大家的集體記憶了。

糖鐵湳仔站。

鄉長的介紹。(動漫彩繪有點衝突就是了)。

驚見東西混和風豪宅。


手推台車讓軌道保持運轉!

    雖然火車擱轉來的機率趨近於零,但「有些事值得我們一再回味」呀。糖鐵的遺跡是一年比一年少,還有人惦記著,就彌足珍貴了。



想說為什麼要做那麼大的羊奶,原來是有典故的啊......


一旁廢棄不用的糧倉,裏頭的大跨距空間有點可惜。

車站意象......

2005.7.23-24﹝宜蘭‧大同﹞松蘿湖


清明連假去了趟松蘿湖,和初次去湖水滿溢的樣貌全然不同,決定再
PO新文之前把十二年前的遊記略修之後重PO

 

本文開始:

 

    松蘿湖位於宜蘭大同鄉松蘿村,松蘿即檜木之意此處原是盛產檜木之地,山徑沿途也可看到許多粗壯、徒留根部的檜木樹幹佇立著。據說泰雅族稱之為「十七歲之湖」,當勇猛的族人偱著獵徑,在迷霧之中看到了這美麗的山中瑰寶,就像那含羞迷人的十七歲少女,遂為她起了這個名字。我比較喜歡「十七歲之湖」的名稱,讓人充滿遐想。

 

  小學時曾和父母來過,卻在只剩三十分左右的路程時放棄了。偉因為看了松蘿湖的照片,驚嘆於她的美,遂決定了此次的行程,也是正青旅行社第二次的中級山行程(之前他以為是松蘿溪步道,一直不屑)。我們想說第二天下山還可去童玩節總之,希望是個輕鬆愜意的旅程。

 

  不過一如往常,從出發時間就延遲了。抵坪林,一騎單車的阿伯說以前松蘿湖有聽到熊的叫聲,不知是不是在唬爛。到九彎十八拐看到天氣還算晴朗,總算鬆了一口氣(因為海棠剛過)。我們沿途順玩了宜蘭酒廠員山神社,到底騎車不休息有點受不了。

 
員山神社。

    員山神社即宜蘭忠烈祠,尚保留了神社時期的鳥居、神馬、石獅、參拜道等歷史元素。許多有日文的石碑都被推倒了,一旁還展示了一台國軍坦克,不知是否意味著打敗日本。十點左右抵玉蘭茶園 ,往登山口的「松蘿農路」十分狹窄,到後來只剩單線,而且連柏油都沒了。還好正偉事先調查過,往「本覺」騎就是了(到登山口才知本覺是一間廟,台灣的廟勢力真大)。

 
玉蘭茶園。

  大概十點半開始爬。登山口牌子說須辦入山証才可入山證;我們還是逕自往山裏走了()。

 

  沒多久就進入亂草區,一路上許多橫倒的樹幹,走起來可謂充滿荊棘。進入柳杉林比較開闊途中有幾處可一窺蘭陽溪谷,連龜山島都能看到呢!

 

    中級山通常蚊蟲特別多,一路上耳際不斷盤旋著嗡嗡聲,聽起來很刺耳。還好我戴了有帽緣的劉克襄帽,也穿了長袖,多少能防止蚊子接近。而正偉則自己創了「日本軍帽」,把球帽後面塞手帕並垂下,幾分神似二戰時困守叢林的日本兵。

此地畢竟是台灣雨水匯集之地,山徑走來頗為溼滑。因為要露營,我們是重裝上陣──而且沒比去奇萊山輕多少!正偉因為沒有重裝背包,在普通背包下面用鞋帶綁睡袋和睡墊,走一走還會掉下來。中午左右終於抵達第一營地。

 

  地圖第一營區看似在中間點,但走才發覺大概只是三分之一。不過這個營地很不錯,有自溪澗引水的水管,水龍頭轉開就可以暢飲冰涼山泉了。在這補充水分和嗑了一些巧克力,体力立刻恢復大半,而且也不像之前那麼燥熱了。

 

  地圖上還有所謂的第二營地,但我們始終沒有看到。攻頂之前路都不算難走,跟北插比起來算是好走多了。

 

  在幾十年前,這裏曾是一片檜木林。如今只見到殖民者造林的柳杉林,參天巨檜都已離鄉背井,化做人世間的「高等」建材。而這裏徒留下吸收過天地菁華的巨大年輪,刻畫著悠悠歲月;日益腐壞的根部,散出淡淡的檜木香,仿佛他們的生命還未完結,正傾訴著對大地的依戀。

 
倒木。

  三點左右已雲霧繚繞,能見度狂降了。只要過了峭壁,松蘿湖就在眼前了;猶記徥小時候便只走到這而已。

 

  花了半小時左右抵拳頭母山岔路口往拳頭母山還要四小時。這個山頭可以望見蘭陽溪谷與蘭陽平原。

 

  還沒走到松蘿湖 ,就聽到鼎沸的人聲。四點半左右,終大霧迷漫的松蘿湖,非但看不到邊際,颱風剛過成了「松蘿海」。湖邊看得到的最大空地已經被某團体占據,我們循湖畔再找,水位很高,只能往高處的芒草堆紥營。正偉說水源地在南勢溪上游,一問之下要再走三十分,於是便直接到湖邊撈水了。惟湖邊螞蝗激多的,撈水就跟撈夜市金魚一樣難。

 

  吃飽開始有閑情欣賞眼前這片山水。這個十七歲少女也太害羞了吧!躲在濃霧之後,只看得到一片汪洋。倒也不是那麼浪漫,隔壁營一直喊:「有水蛇!」還真的有兩隻水蛇冒出頭來在湖面快速穿梭咧。

 

夜晚才真正體會自己是在山中,寒意不斷襲來,只能瑟縮在帳篷裏,根本不想出去。附近的隊伍倒是超興奮的,晚上不睡覺還在抓青蛙……

 

  深夜小解時發現了一個迷人的景像──滿天星斗高掛天空,盈月隱約描繪出山勢,十七歲之湖的神秘面紗在星垂月湧之際悄悄浮現!  

 

  的是我不知何時被小黑蚊叮了滿手包包,所以睡得不是很……

 

  松蘿湖最美的時刻,在這晨曦朝煙之時──溫柔的風拂過湖面,揚起縷縷輕煙,水中天光雲影忽隱忽現,如夢似幻。

 
松蘿湖朝煙。

  昨晚要當宵夜的果凍現在才凝固,變成了我們的早餐。之後我們開始繞著湖畔走,打算探索一圈。隨著日頭的爬昇,霧漸次散去。水位果然高到淹沒平時的湖邊小徑,山友們都往草堆裡鑽,開出了一條路來。沒想到草叢的另一頭,藏著更為寬廣的草坪,而且視野更佳。對岸的湖畔更是寬廣,昨天如海的湖面,終於看出她的面積,竟有一個操場大呢!


 

松蘿湖種種。

  湖形略呈彎月,一角受山勢影響,此刻看來顯得幽暗深邃,似乎是人跡罕至之處。本想深入,但雜草叢生,湖畔也越來越窄小,終於和山壁相連。佇立在先前的大草坪,眼前的山容水色宛如仙境,完全跟昨天的水蛇、水蛭難以連結。綠水依依,白煙梟梟,青山渺渺,難怪倚山為生的泰雅族人也為之駐足。

 

  湖的一側有個鞍部,翻過去可抵南勢溪源頭。翻過山凹,穿過潮溼茂密的樹林,即可聽見流水淙淙。此處林相非常原始,青苔、藤蔓、蕨類、密林處處,南勢溪就穿梭在一片綠色世界,開始漫長的旅程,流向灰色充斥的大台北。

 

南勢溪源頭。

  我們向源頭探去。走到一個巨木底下,一位山友告訴我們這裏便是源頭,溪水源自樹根下、石縫中冒出的山泉。看著源源不絕的泉水滑過石面、輕快地流動著,就覺得很安心,這就是我們喝的水!

 

  回到營地,有人到湖裏游泳。問他們不怕有水蛇嗎?他們說:「水蛇更怕人吧!」不想看到慘案的發生,我們開始下山。

 

  下到登山口,已經近下午三時,和原本中午下山的計畫已有延遲。正偉隔日還要上班,於是取消去童玩節,直奔羅東享受美食。

 

  

 

次のページ

FC2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