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。夜書懷

人生とは旅であり、旅とは人生である

2017.8.5﹝日本‧燕岳登山(七)﹞再訪京都

  
京都‧祇園

  
中央本線的列車在山谷中疾走,再度路過名古屋換乘新幹線,來到睽違近兩年的京都。上次在京都遇見大雪,雖然聽說夏日的盆底很溼熱,還是很期待古都的不同容顏。

有點奢侈地坐了新幹線。

京都車站的母子情。

京都車站上眺望,真的是盆地哪。

    計畫中二條城附近的古屋安宿竟然歇業了,意外換到附近的bird hostelCP值非常高。老吳第一次來日本,配合我的心願逛了之前未竟的古蹟銀閣寺、哲學之道、三十三間堂,到西本願寺被酷暑的雷雨阻擋,結束有些隨性的歷史巡禮。

歇業的GH。

Bird Hostel。

哲學之道。


銀閣寺的枯山水。

夏天的京都是綠色的。


三十三間堂。內部無法拍照。

穿水手服的是中國遊客...真搞不懂中國人對日本文化的想法。

燃燒才是人生!

京都一隅。

西本願寺前。

西本願寺附近的古建築。

    此遭走訪京都,最重要的是和在京大攻讀博士的學姊聚聚。一起吃了花 見小路的京料理,時光彷彿回到了大學家聚。後來一起在鴨川散步,見識了此地的納涼床餐廳,雖然沒預算體驗,但僅是傾聽學姊的京都生活況味,便感足矣。

晚餐~

鴨川納涼~

有名的納涼床~

京都人的七夕活動。

    太過熱鬧的鴨川老實說走起來不太涼,但曾在日本生活的我,似乎也能體會話語中的沁涼夏夜或是祭典的熱鬧喧囂。此刻的我在曾經旅居二年的國度旅行,留學的生活如夢似幻,卻又歷歷在目。但我知道那些都已過去,沒把握住的、感念的都已成過去,我只能繼續向前。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13.8.23﹝瀨戶內海之旅(十一)﹞松山電車散策

 
坊っちゃん列車。

   
有路面電車的城市,加分。

    我一直覺得路面電車是城市裏最浪慢的交通工具,沒有地鐵的暗仄,沒有巴士的廢氣,在熙來攘往的車陣中兀自漫步著。有時跳上電車,光是看著流動的街景便如觀賞電影一般,看到喜歡的畫面再落車追尋,十分悠閒。松山伊予鐵道的路面電車更是迷人,新舊車型雜陳,更因松山名人輩出,也增添許多地方獨有的特色。


行經松山火車站前的伊予鐵道路面電車。

    日本俳人正岡子規便出身伊予(愛媛縣舊名),路面電車也以俳句為主題,供松山市民投稿並發表於電車外殼上。另外特別打造的復古「坊っちゃん列車」,則出自夏目漱石的小說。明治年間的蒸汽火車與現代化的電車併走,百年的老鐵道串起了松山的歷史脈絡,卻也活躍地奔馳在現代化的街道裏。



松山路面電車也是俳句電車。

坊っちゃん列車。

    如果你有看司馬遼太郎的「坂上之雲」的話,松山便是主角秋山兄弟的家鄉。順道參觀了秋山兄地誕生地的紀念館,館方人員一聽到我來自臺灣,便以為我是來見學的大學生,還特別在官網上放了這個消息XD


愛媛縣廳。


秋山兄弟誕生地,我變成來自台灣的學生啦。

    如果時間夠的話,泡泡道後溫泉,在松山一泊絕對是個好主意。可惜假不夠,我只有半天的時間逛這座與臺灣頗有緣份的城市。


松山城鳥瞰。松山城視野不錯,值得一訪。

道後溫泉車站。

著名的道後溫泉。

萬翠莊,築於1922年的法式別邸。

2017.7.12-13﹝百岳‧玉山單攻(一)﹞竹山小鎮


竹山郡役所宿舍,還保留二戰時期的防空壕。


         雖說也不是非得爬百岳,但眼看二0一七年都沒爬什麼大山,便硬是安排了個玉山單攻行──老是抽不到排雲山莊的下策,真的很硬!





日治時期迄今的老診所,謝絕參觀喔~

竹山農會的建築亦是經典。

         
路線從連興宮前的肉圓店開始,下橫街的小巷弄有著古老的打鐵店,城隍廟則標誌著作為雲林縣治的過去。日治時期時竹山作為郡治,亦留下郡役所、道路元標、農會等遺跡。江牙醫這間尚保留日本時代醫院設施的診所宛如電影場景,感動到令人想裝牙痛入內一探究境了。


竹山媽祖廟──連興宮,據說取「沙連堡興旺」之意。


橫街,保留老街名的老街。


竹山城隍廟。

日治時期的地政測量基準點。

郡役所宿舍。

本來會注意到竹山這個地方,是得知竹山神社還保留相當多遺跡之故;只是逛到一半時下起午後雷陣雨,故神社成了此次小鎮旅的遺珠。

這種老客運站也逐潮凋零了。

         早早下去,先去竹山小鎮逛了一番。一直想來這過去是「雲林」中心的「前山第一城」看看,結果除了老街與媽祖廟不負所望外,日治時期至今的老醫院更是令人驚豔,喜歡這種可以挖寶的小鎮。

2017.8.4﹝日本‧燕岳登山(六)﹞諏訪湖


諏訪湖的花火。

 

    晚上夜宿松本附近的「上諏訪」,住宿點在半山腰,我們拖著疲累的身軀走著,踏著陰雨的街道。

上諏訪車站。

前往旅館。

    旅館房間是簡單的和式,窗外便是被萬家燈火圍繞的諏訪湖。由此望去,湖泊像鑲著光環,湖面十分漆黑,顯得深遂不已。諏訪湖便是動畫「你的名字」裏的絲守湖。劇情淒美了此地,但在寂靜的高地遠眺,真的美得令人語塞。

旅館的景很好。

    幸運地,我們來的時候有花火的施放。懷念的日本夏日啊,不禁覺得:好多美好的經歷、快樂的當下,就如煙花易逝一般,突然有些哀愁了。

片倉館,為一古蹟風呂,不過我們沒進去泡。


實際所見更美囉。

    我們背了好幾天的腳架總算派上用場,在湖畔拍不夠,索性爬到立石公園去拍,而這正是能一窺動漫「聖地」的最佳視角所在。

動畫般場景的諏訪湖。

    正當覺得旅途一切順利時,老吳喬拍照角度一個不留神,竟摔了相機──我第一次聽到單眼如此重摔地沉重聲響。偉哥和我無語安慰,三人默默地回到旅館休息。

    翌日,期盼的晴天來臨,卻換偉哥說他的鏡頭似乎忘在立石公園,一大早就衝上去尋找,結果最後才發現在自己包的垃圾袋裏。三人相視而笑,不禁感嘆:我們一直都在追尋著什麼呢?

早上旅館附近的斜坡道。
遠眺對面覆的山脈。

2013.8.23﹝瀨戶內海之旅(十)﹞前往松山


予讚線的中途小站。

 

    睽違數年回顧日本生活的照片,才深覺那時的自己如此恣意與幸福,當下卻沒有好好把握著。

    不太有規畫的旅程,拿著青春十八的票券,趁轉車之際隨意看看,或在走到車站前隨意彎個小巷,發掘自己想找的日本。

金藏寺站附近亂走。看到「GHQ」這幾個字眼,不禁好奇。

    金藏寺站附近有個金倉寺,為四國八十八靈場之一,乃木希典亦曾寓居於此。乃木就是當過台灣總督那個乃木囉,來自台灣的我總覺得是種緣分。

乃木希典曾經寓居的金倉寺。

市民公車的名字頗有歷史感。

    明明還是暑假,小站還是站了不少穿著水手服的中學生。四國的電車乘客不多,電車也短短幾節,環島路網充滿著支線風情。前往松山必須轉予讚線,需在在予讚線與土讚線的分歧站多度津換車,利用空檔出站隨意走走。

早晨的金藏寺小站。

    雖說是兩線的轉乘站,多度津還是一派清幽。站前有個「少林寺拳法之町」之碑,咦,沒看錯吧。車站則無甚特別之處,但留有昔日的蒸汽火車加水塔,還保留了一輛蒸機58685號。一旁的解說牌說多度津是四國鐵道發祥之地,感謝老火車對地方產業的付出云云──唉呀,人家日本就是能把這些歷史感情留著。

多度津站的老加水塔。

日本的鐵道員姿態百看不膩。

老火車頭保存在站場一角。


解說碑。

有趣的四國微笑車站海報。

為何是少林寺拳法?

    予讚線雖然沒什麼大景點,但傍著瀨戶內海的平靜與依著四國田園的青蔥,這是最耐看的車窗風景了。驀然看到台灣也有的「豐濱」站名,海岸也不少消波塊哩。有點想念台灣了。

豐濱!

看海。

伊予寒川站。

    再度換車,在一個站體頗有挸模,卻保留著木造天橋的車站。此站也是攀登西日本最高峰石槌山的下車處,月台上矗立著「石槌山登山下車驛」的看板,實在很喜歡這樣的鐵道旅行文化。


尹予西條站。

    經過三小時多的電車接力,中午左右來到了松山──光是看著「松山」這個漢字站名,我想每個台灣人都會下車吧()


松山車站!
次のページ

FC2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