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。夜書懷

人生とは旅であり、旅とは人生である

2017.3.18﹝新北‧三峽﹞大豹社之忠魂碑

 

    三峽大豹溪一帶與烏來、復興等山地緊臨,卻非原住民居住區域。研究所時看了台灣堡圖,方知原來在日治初期,安坑縱谷以南都還是泰雅族的領域。由於常來此爬山,當時還想說來做做大豹社的研究好了,結果想了想還是做了完全不相關的主題去了。

    好不容易無雨的假日,雖然也非風和日麗,但總算可以跨上愛駒透透氣。本來目標是東眼產業道路,但騎到插角休息時,想到這附近的忠魂碑,便決定先來找找。

    查了幾篇文章資訊都不是太詳細,只知道就在大義橋旁的產業道路上。途中經過利豐煤礦址,又好奇停下來看了一旁的紅磚土地公廟;車子剛停妥就有個大哥不停跟我介紹這座土地公廟,也因此得知這似乎是從前礦工祭祀的。

利豐煤礦旁的土地公廟。


應該也是礦場遺跡。

    大義橋旁的產道頗為陡峭,而且上去沒多久就聞到狗吠不斷。不過哥不是被嚇大的,繼續突破到登山口前。

    登山口是一個鐵皮亭子,往裏頭看的確有登山小徑的痕跡,不過看來就沒啥人走。心想就是這了,不顧只穿著極輕薄的鞋子,一路撥蛛絲前進,不一會抬頭己身陷竹篁中。

    大豹社事件是當年總督府為了開發山林資源,因此與大豹溪流域泰雅族爆發衝突的歷史事件。忠魂碑追悼的是日本警察,而非守護家園的原住民戰士。但即使如此,我想此碑就是直接設在日警殉職處吧,因此走在空山不見人的溼滑山徑之中,聽遠處大豹溪淙淙流著,思緒不自覺也進入戰鼓鼕鼕的百年前。

    正在抱怨日本人怎麼不把碑設在顯眼之處時,目的地就抵達了。雄渾的字體幸運地未被抹處,最近似乎也有人參拜過。碑前似乎有舊參道,但己難辯路基。

    獨坐在石碑前坐了十分鐘。附近全是竹林,而非日本人要的樟腦;原住民也不在了,山下全是漢人與遊客。只有蚊子還是跟百年前一樣擾人吧,讓我沒時間發思古幽情趕緊下山去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13.12.20﹝東北、行くぜ!(四)﹞弘前城


從東北人手中接到的青森蘋果。

    話說膠囊旅館真的很難睡,唯一的優點是比背包客棧多了些隱私──但卻少了許多交流的機會,而且空間超密閉的。

    排了一個上午漫步弘前。雖然青森這幾天沒什麼降雪,但之前的積雪己壓成薄冰,不得不躡走著。正值通學時間,一群女高中生若無其事地走過,絲毫沒有看向顯得笨拙的旅人。

弘前市區不大,隨性走走就會看到老建築。由於弘前藩曾在明治維新中支持新政府,至今仍可在市區發現不少明治時期的洋風建築;以僻處的位置來說,這樣僅存的碩果令人遙想當時的繁華。而日本的洋風建築有趣之處,在於總保留著些許和魂,參觀時似乎可見當時建築師在東西作法與風格間的糾結。

東北日常。

舊青森銀行。

忘了什麼建築了。

也不乏日式古宅喔。

有可愛兔子的動物園。


舊圖書館。

圖書館館內。

弘前城則在市區的西北竪立著。似乎某部韓劇為此城招來不少觀光客,但冬季的東北處處都只是一片白茫。護城河幾乎快結成滑冰道了,到底還是來自南國,第一次看到那麼多雪還是顧不得末稍神經冰冷地堆起雪人。

弘前城天守閣與護城河。

水面結冰的護城河,兩旁全是櫻花樹。

失敗的雪人與天守閣。

生機。

弘前城有東北難得重建的天守閣,護城河畔植滿櫻花,春天當是滿城櫻吹雪的景像吧。

在弘前的市場閒晃時,聽著交雜的東北腔,感受到此地破冰的人情味。麵店的老闆娘聽說我們從台灣來,結帳時竟端了又紅又大的青森蘋果給我們──東北實在很溫暖!

弘前城旁的武士住宅保存區。


弘南鐵道。沒想到這座小城也有私鐵呢。


商店街時計店的鐘塔很可愛。

商店街的電台。就位在街角而己,超親民,節目讓人逛起來很愉快。

弘前中央市場。

﹝台灣鐵道﹞綠色隧道


2017.2.19之寫真    〈綠色隧道〉 集集線  龍泉~集集

      睽違好久的綠色隧道,比記憶中的還長。聽說兩旁樟樹為日治時修路所植,才造就今日的枝繁葉茂。
    拍照時遇到來自香港的旅人。我也曾經像他一樣,從集集租腳踏車爬坡過來。時間不斷消逝,許多記憶就還是很鮮明,儘管已知不可能回到過去。
    好好的與那些回憶共存,長長的隧道終有盡頭,到時就能真正放下。

2013.12.19﹝東北、行くぜ!(三)﹞前進本州極北


JR大湊線,前進本州極北。

 

    若說對日本哪裏印象最深,恐怕是東北吧。雖然那裏沒有十分令人驚豔的名勝或風景,卻是沉澱心情的好地方,常常有在廣漠的銀色世界中踽踽獨行之感──若身旁又有個旅伴,那就不自覺以為是兩人世界了。

青森市場早晨。

    我好像很容易被「極點」這樣的噱頭吸引。本州的極北並非津輕半島,而是陸奧灣對面下北半島的一個叫「大間崎」的地方。那邊有什麼好看的?聽說可以看到北海道的陸地,反正我就是想去看看。

    青森鐵道的乘客很少,陽光從車窗篩下,灑在半跪為乘客查票的列車長上。即使來日本己近一年,對於這樣的服務姿態仍會感動與驚訝。

青森鐵道。


青森鐵道的鐵道娘。

鐵道員。

    我們在野邊地換車,準備搭大湊線前往下北半島。野邊地真如其名,附近只有個蓊鬱的「防雪林」──真不愧是日本與東北呀,防雪對策從環境做起。

    很奇妙的,搭上大湊線往北折後,積雪卻退却了,由荒草與一片冷海取代,只有單線單節的火車輕吼著過彎,滑過似乎強風捲地的原野。

東北啊~

鐵道防雪林~

    下北車站,本州極北車站。至此還需搭上一小時多的巴士,才能抵達本州極北大間崎。總之,我們今天大多在不斷的轉車中度過,只為了一個極北的方向。


下北車站。

    往大間崎的公路彷若台灣的東北角,古老的巴士晃過數個不知名的小鎮,北海道的陸地忽遠忽近地挑逗著旅人的心。怎麼樣的風景都還是會引發睡意──正當這麼感覺時,大間崎便到了。

北海道的陸地浮現囉。


往極北的公路。


本州極北──大間崎。

附近就幾戶人家。

    到底隆冬時節的東北真的沒什麼人,極北點也只有我們兩位旅人。我們在此瘋狂又叫又跳,自以為如巨人般雙腳一跨,便從東京到此了。大間崎除了本州極北這個賣點外,其實海鮮也意外地好吃──即使店的外觀實在很不起眼。

本州極北之跳躍。

東北的海產。

    又回到下北車站,利用等車的空檔隨意逛了附近。此地曰陸奧市,但確是十足的鄉下。話說近日來吵得沸沸揚揚的田中實加,便自稱是陸奧市出身……

不知是啥的古蹟。

陸奧市其實很鄉下。

    晚上改泊弘前。沒想到預訂的膠旅館附近似乎是風化區哪,夜晚比青森街頭熱鬧許多。



換車再換車。北國的學生好辛苦。
膠囊旅館。

人生のまさか



    剛開始到這上班時,總會不自覺得看看不遠處的101,以為街角會出現什麼驚喜。漸漸地,才明白那些期待都是枉然。
    去年,大概是我一生中最無以名狀的一年。流浪久的我想要安定下來,也終於有了平穩的工作,卻在感情上迷惘了。
    年尾時,失去了好久的戀人,也失去了自己覺得有緣的朋友──實在怎麼也想不到。祖母過世,出遊還被疑似酒駕的車橫撞──然後我心一軟又沒叫警察。人真是運不好時什麼都來了。
    一直是個對自己認定的人事物,就會充滿熱情的人;也總是自認為自己雖不擅說話,卻能用行動感動什麼。至少至少,覺得自己值得一些回應。但終究,我沉浸在自己天真的感覺裏,現實總是非常現實,有種突然被掏空的感覺。
    最無以名狀的是,即使傾盡全力,好像也被無視著。朋友說,你做了你該做的,剩下的也只能順其自然了。朋友也說,這樣天真的你很好啊,不必為了世道改變什麼。

    謝謝那些懂我的人,但我非得有些改變。至少明白有些事情是沒有道理的,對於別人的想法,我只能接受之。

    其實最近生活己經上軌道了,一步一步,把想做的事趕快做,其他的就看天吧。

次のページ

FC2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