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。夜書懷

人生とは旅であり、旅とは人生である

2012.1.16﹝北越‧諒山行(七)﹞水上木偶村與西方古寺


平富村景。

    這天要前往諒山,不過一大早還是排了一個從《Sketch(在越日人刊物)看到的點──水上木偶村‧河西省的平富村(Binh Phu)

    水上木偶我就不多說了,總之這項越南絕活其實發源於北越的農村,時至今日,河內附近的村莊都還設有供水上木偶表演的亭子與水池。據說平富這個地方,幾乎每位男性都是操偶師,或著是懂得製作木偶的木匠;女性則擔當配樂。村民們千年來傳承著這項傳統技藝,光想像就比富麗堂皇的劇場吸引人哪。

平富村的巷弄。

    話說回來,有點懷念那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。平富離河內大概一小時車程,我是租機車騎過去的,得事先將地圖準備充分。雖然有點耗時,但比起現在直盯著導航卻不知方位的開車模式,當時腦海中自然就浮現著地圖呢。

古老的建築維持得很好,沒有多餘的裝潢。

    不過,平富實在有點偏僻,更談不上是觀光景點,筆直的道路農村散在,最後還是得投降問人。說來也夠幸運,一問就問到一個曾來過台灣工作的越南人,這位大叔待過台灣三年,國台語皆通,太幸運啦。

沒有表演時,婦女們好像都來此浣衣。

如果能在此住一晚,看看鄉間的水上木偶該有多好。

    在越南其實常遇到有「台灣經驗」的越南人。面對他們,其實有點五味雜陳,畢竟就我個人的觀察,不論有意無意,有些台灣人對東南亞人並不甚友善。還好,這位大叔直說以前的台灣老闆對他很好,直說沒想到在家鄉還能看到台灣人,熱情地幫我們帶路。

很喜歡拍照的孩子。

    隨著車輪在石板道發出的喀喀聲,我們進入了村子,時光也開始倒流。原本那飛簷與木雕應該有著豔麗的色澤吧,現在一磚一瓦都斑駁了,但孩子在古老的亭台間嬉鬧著,更添生活的況味。

突然有點靦覥。

這些小孩應該都長大了。

    大叔用在台灣賺的錢買了車子,做起自己的生意,說不會想回台灣,工作就是為了存錢回鄉好好生活。孩子們很少看到觀光客,有的回眸靦覥笑著,有的就大方跑過來討拍,很喜歡越南鄉間純樸天真的表情。

    村子位於河內西郊,回程時順便逛了也在西郊的西方古寺。不得不說《地球の歩き方真的介紹不少冷門景點哪,這座位於小丘上的佛寺聽說尚有八世紀存留下來的建物──到底怎麼躲過越戰的啦。


西方古寺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12.1.15﹝北越‧諒山行(六)﹞鉢場陶瓷村


紅河畔的陶瓷重鎮‧鉢場。
 
    先別管諒山了,下午決定到河內近郊紅河畔的鉢場
(Bát Tràng)看看。

    從龍編有公車可搭到缽場,事實上這個小村子還算有名,河內許多local tour都有包括在內。也因為如此,去之前其實有點不期不待,想說是一個十分商業化的地方。

往鉢場的公車上。椅背的塗鴉令人想起從前的台灣風景,內容也真是不分國境,寫著「我愛你」。

    沒想到在村子裏殺了很多記憶卡。約莫五千人口的鉢場,有九成以上的人從事陶器或磚瓦的製作。雖然比不上中國的陶瓷工藝,但自古以來這個濱河小鎮也輸出不少產品到東亞各地。直到今日,陶瓷業在鉢場仍鮮明地活躍著,村子的牆角總看得到散落一地的作品,針對觀光客的教學坊也如火如荼地運作著,總之,陶瓷業仍緊緊嵌合在村民的生活裏。


村子一隅。

這應該不是有應公吧.....

小鎮該不會常淹水?

    大部分的觀光客到鉢場僅在巴士站附近的市場選購陶器,個人是覺得有點可惜囉。

    離開鉢場己近黃昏,終於心甘情願到嘉林站買到諒山的票。嘉林站內標示皆中、越文並陳,畢竟這是條跨國境鐵道了。


陶藝教室。


越南的摩托車真是無極限。

應該是修電扇的店。

巴士站旁的陶瓷市場。

嘉林火車站。

2012.1.15﹝北越‧諒山行(五)﹞龍編車站

 
火車在龍編穿過河內老街一隅。

  
這系列連載到第五集,目的地諒山還沒有個譜。到河內待了三天,終於決定去火車站買往諒山的票了。

    河內火車站很美,儘管中間部分被修得很不搭軋,但兩側堂堂的曼薩式屋頂,真是印度支那的中央車站了。只可惜這雄偉的車站真是虛有其表哪,往諒山的車票竟然不能在此買。

河內車站。

    先說明一下,越南雖然是個狹長、適合鐵道運輸的國家,但鐵道系統的效率大概比殖民時期還要倒退,班次少就算了,購票也不太方便。往諒山的火車始發站是河內郊外的嘉林站(Ga Gia Lâm),儘管河同鐵路(Đường sắt Hà Đồng)確實是從河內經諒山一直連接到中國境內的。

    就算始發站不在河內車站,買張嘉林到諒山的票應該不成問題吧?但站務員不假思索地搖頭,說就是要去嘉林買。如此不方便,難怪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竟然聽說河內-諒山這段鐵路要停辦客運了。

    反正也不急,決定先去別的地方;不過去別的地方之前經過了河內與嘉林間的龍編站(Ga Long Biên),看了看時刻表,決定先來拍拍火車。

龍編鐵橋。

    如果到過河內自助旅行,而且是走搭公車之類的窮酸路線的話,應該都會到過龍編這個地方。這裏是河內老街的邊緣,鐵道在龍編這裏是高架的,火車一經過龍編車站,就會發出轟隆巨響,跨過那浩浩紅河上的老舊鐵橋。不管是鐵橋還是穿梭老市區的高架鐵道,充滿鐵鏽的舊時代氛圍時在很吸引我。在台灣很難尋找這樣的風景了,好不容易留下來的舊山線都快被搞爛啦。

小小的龍編車站。

很隨性的月台。

    越南的火車站月台從不見跨站天橋的,乘客們就在軌道上來來去去,火車也配合演出,漫不經心地嗚著喇叭滑進來。

    中午時分霧氣依然,幻化了所見。列車從穿流不息的人群與櫛比鱗次的民宅上凌空離去,一瞬間,我覺得有點像動畫天空之城中的場景。

等車的母子,小朋友很可愛。

車過龍編車站。

    不過,感動之餘又遇到不友善的北越佬啦。一位阿伯看我在拍火車,怒氣沖沖地罵得我一頭霧水,我只聽得懂一直不斷重複的Người Trung Quốc──中國人三個字。儘管我想解釋我不是中國人,但很快就發現還是走掉比較有用。

    越南與中國有很多心結,越接近國境,似乎更能感受那種情感了。看來去諒山還是不要亂拍。


喜歡越南的小販風情。

忘了介紹旅宿──Hanoi Backpackers Hostel,乾淨便宜~ 続きを読む

2012.1.14﹝北越‧諒山行(四)﹞河內滿喫


河內是座令人難忘的城市。

    儘管從枚州的回程路上又受了氣,回到熱鬧的河內旋即忘卻,決定把握時間尋找昇龍城美食。

    冬日煙籠,夜泊河內,在某些安靜的街隅,這裏宛若中國──儘管我也沒到過中國。越南的小中華思想在石碑上勒著,玉山祠燈影下的石板道,古漢字文化圈微微晃漾著。

河內李國師寺碑文,開頭碑文真是充滿傳承自中國的中華思想。


玉山祠夜景。

    先解民生所需要緊。事先查了一家自稱「昇龍第一」的河粉店,「米普」我猜是喃字(越南人依漢字造字原則所創的字),意思便是河粉。儘管店面看不起眼,但顯然是當地人都趨之若鶩的老店,口味果然名不虛傳。這家店的河粉還附有油條,令人想起台灣南部的早餐。

河內老街。

印章店。

夠勁的稱號。

好吃~!

    吃完正餐還要吃甜食哪,之前在湄公河三角洲找得要死的椰子凍(Dừa sáp)河內老街也有,晶瑩剔透的色澤與入口即化的口感至今難忘啊。

椰子凍~!


我在這個專賣蘇俄古董鐘錶的店敗了一個鬧鐘XD

    飽食之後就要來裝個文青,決定來看看越南傳統歌劇。由於表演場所是老街裏的關帝廟,席位很少,但大概為了維護世界文化遺產的品質與樣貌,小小的展演空間就留給有緣人。

    表演一開始會隔著廉子,垂簾聽歌多份想像。但之後會捲起簾子,表演者非但與聽眾近距離接觸,聽眾尚有機會接觸他們的樂器。雖然聽不懂他們吟唱什麼,但大家都靜靜地聽著,試著從演奏的鼻息感受這個民族的話語。
 


傳統歌劇就在關帝廟的正廳表演,老時光的氛圍。

茶配上越南的甜點,這就是越式風格。

很特別的樂器,現場可以試彈。

2017.8.3﹝日本‧燕岳登山(二)﹞前進北阿爾卑斯表銀座之一


燕岳‧中房登山口。

   
拜大英帝國探險家四處命名之賜,世界上叫阿爾卑斯的地方有好幾個;在日本講到「北阿爾卑斯山脈」,就是大家知道牛肉很好吃的飛驒山脈囉。

    日本的山其實不若台灣高聳,飛驒山脈最高峰奥穂高岳標高3,190公尺,己是日本第三高峰。我們的目標燕岳2,763公尺,算是北阿爾卑斯山脈的入門山,登山客絡驛不絕,因此可以容納六百人的燕山莊熱鬧非凡,竟被稱為「北阿爾卑斯山表銀座」。

    從新宿發的特急列車,在離開八王子後,迅速潛過山梨縣的山岳地帶,車窗外一片漆黑。另外一位友人己從名古屋抵達松本,難得山友齊聚海外登山,心情不禁飛馳起來。

往松本的特急AZUSA號。

    一出松本站,便見站前刻著「岳都」的石碑,標誌此地是個登山客蝟集前前進營,當地的高中也多有登山社團呢。久久一次重回日本,還是很羨慕這種地方認同感。

    旅館的房間還是十分狹小,典型的日式商務旅館,三人房還是只有雙人房的空間,只是改成雙層的床。僅管如此,附有大澡堂真是加分不少,旅途的勞累全洗掉了。

    翌朝早早起床趕大絲線的電車到穗高站,本想先參拜穗高神社保登山平安,但排班的計程司機強調湊足五人上山比公車還便宜,便與另外二名日本女生一起搭計程車了。

大絲線沿著北阿爾卑斯山腳行走。

    日本女生約莫三、四十歲,從背影看來倒像二、三十歲。我想說的是,日本的登山裝看來太潮了,真的是個講究穿搭的民族。她們十分好奇我們為何選擇登燕岳,畢竟飛驒山脈有更多有名的;聽到我們說為了燕山莊,不禁發出「原來燕山莊己馳名海外」的驚嘆聲,不過也隨即表示出愛山者才能理解的認同。


一如台灣的密林。

    從登山口起登3.8K,中途會經過三個休息點,然後抵達距離燕山莊1.7K的「合戰小屋」。第一個休息點有水源可取,且到合戰小屋前全走在森林裏,並不會流失太多水分。出發前也巧遇來自台灣的登山隊伍,且全員都是女生,背重裝打算縱走,實在厲害。

快到稜線囉。

    與富士山那光禿禿的火山不同,燕岳的山徑一如台灣蓊,走在杉林之中,除了必須與來往的登山客不斷以日文問好外,有時倒也忘了自己身在海外,十分自在。本來有點擔心的天氣十分晴朗,不禁忘卻氣喘吁吁,想早一步上稜線眺望連峰。

 

   

待續

2012.1.14﹝北越‧諒山行(三)﹞枚州閒晃


枚州的織女。

   
除了高腳屋與少數民族,枚州似乎什麼都沒有。因為下午就得搭車回河內,只租了腳踏車閒晃,漫無目的。冬季的北越霧茫茫的,本來以為會見到如沙巴般的牧歌曠野,結果只見水田處處,倒映著越南不太常見的蕭索朦朧。


    市場是惟一比較有色彩的地方,多只是當地人在交易,價格自然十分便宜。村落裏的高腳屋則以住商混合的方式利用著,柱子間可見傳統的女織,但披掛的成品倒也跟其他山岳民族如出一轍。

    可以說是什麼都沒有的地方,但這對旅人而言亦是不錯,可以什麼都不計畫,只是漫步。




    但我對枚州的好印象僅止於此。回程的巴士上,又遇到敲竹摃的車掌,實在無言。在南越從未碰過這些事,不得不說狹長的越南,南北根本是不同的民族。惟這個車掌真是惹錯人了,上山時的不爽油然而升,我堅持就只付越南人的票價,不要拉倒;雖然因此被煩了大半的車程,最後也終於迫使車掌妥協了。

    不是每個外國人都是來灑錢的好嗎。


次のページ

FC2Ad